第37章 第(1/2)分页

    江遥决定为贺鸣“叛逆”一回,按照原定计划跟贺鸣去为期三天两夜的旅行。m.erpingge.com

    这一次他学聪明了,打算来一招先斩后奏,因此跟江母聊天的时候并没有透露自己要延迟回家的事情,谢知谨自然也不会知道。

    在宿舍楼下见到谢知谨时,江遥的第一反应是藏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的原因,或许是怕一跟谢知谨见面,他强行埋藏在心底深处的思念又会如海藻疯长。

    可路面并没有多少可以遮挡的东西,江遥无处可藏,踌躇不前。

    他跟谢知谨在宿舍楼下见面的次数不少,向来都是他奔向谢知谨,而这一次却是谢知谨迈开步子朝他而来。

    江遥需要极大的定力才能站稳在原地。

    离得近了,江遥发现谢知谨的面色青白,即使对方神态一贯的淡漠,但眼底的疲惫却是显而易见的。

    他诧异短短时日谢知谨会有如此变化,下意识想关心对方,但想到上次他单方面的争吵,张了张唇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憋了半天,只憋出一句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开场白,“你找我有事吗?”

    谢知谨唇瓣淡得没什么血色,静静地注视了江遥好一会儿,突然伸手触摸江遥的脸颊。

    江遥顿时像是被冰块贴住似的,冷得打了个颤。

    谢知谨的手怎么会冷成这个样子,是生病了吗?

    他一时反应不过来,在谢知谨用指腹轻轻摩挲他的唇角时才如梦初醒,猛然往后退了一大步,不解地望着对方。

    谢知谨掌心落了空,不悦地绷紧了唇角,慢慢地近乎是不舍地收回五指,声线沙哑地回江遥的话,“后天十点我在楼下等你。”

    后天是14号,是他们一起回家的日子。

    江遥垂在身侧的手不安地握了握,他想告诉谢知谨他不回去了,又担心谢知谨会将他的计划告诉父母,犹豫半晌,他心虚地点了点头。

    他以前总是绞尽脑汁想话题跟谢知谨搭话,现在面对着谢知谨竟成了一个哑巴。

    反倒是谢知谨沉静地抛出新的问句,“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江遥又点点脑袋,凝视着谢知谨苍白的唇色,到底无法视而不见,小声说,“你脸色很难看.....”

    谢知谨眼瞳黑得像墨,闻言反问,“很难看吗?”

    以江遥对谢知谨的了解,对方绝不是在乎外貌的人,这样的问话甚至称得上是怪异了。

    他觉得谢知谨有点儿不对劲,但具体原因又说不上来,只当对方是复习期考太疲劳,想了想说,“还好,等考完试就能好好休息了。”

    谢知谨的眼神一直不曾离开江遥的脸,这样直白的视线是江遥未曾见过的,他被看得不太自在,心又砰砰跳了起来。

    从见面到现在,他都很好地藏起自己内心的忐忑,但如果再说下去,他未必能维持这份表面的平静,因此江遥想结束这次谈话,他没敢看着谢知谨的眼睛,垂着脑袋道,“我下午还有最后一科考试,先回去复习了。”

    说着,埋头就要往前,刚走出一步,手腕就被谢知谨攥住了。

    江遥诧异地抬头,撞进谢知谨深幽的目光里,在他印象中总是无波无澜的眼睛似乎多了点什么,他以前看不懂,现在也无从探究,只是尝试着将自己的手抽回来。

    对方却握得更紧了,他被抓得有点痛,忍不住出声,“谢知谨.....”

    “你有本书落在我那里。”

    江遥从未带过书籍去谢知谨的公寓,困惑道,“我没有.....”

    谢知谨却用一种极为笃定的语气反驳他,“你有。”

    周围走过几个青年,有认识谢知谨的,扬手打了声招呼。

    江遥担心被人误会什么,连忙将手抽了出来,又往前走了两步,忍着酸涩感道,“应该不是很要紧的书,我就不去拿了。”

    他不敢再踏进那间跟谢知谨有太多回忆的屋子里,也生怕对方动摇自己的心,急急忙忙抛下这一句就小跑着进了宿舍楼。

    北风呼啸而过,吹得谢知谨面色煞白如霜雪,江遥彻底消失在他眼前。

    眼前雾蒙蒙一片,唯一一抹色彩也不见了。

    —

    江遥考完最后一科考试的第二天晚上就跟贺鸣离开了学校前往度假村。

    两人13号晚抵达酒店,江遥惴惴不安地给江母打电话,把自己跟朋友出来旅游的事情说了,被江母骂了个狗血淋头。

    江遥坐在贺鸣腿上,委屈巴巴地听训,谈话进行到一半,贺鸣竟然伸手拿过了手机抵在耳边。

    他惊得瞪大了眼,对方安抚性地拍着他的背,笑吟吟道,“阿姨您好,我是江遥的朋友,我叫贺鸣,不知道您记不记得我,小时候我们见过面的,您还给我买过新衣服.....”

    手机再次回到江遥掌心时,江母已经变了个语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