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第(1/3)分页

    三天两夜的旅行转眼结束。www.liulanwu.com

    离开的前一晚,贺鸣和江遥哪儿都没去,就腻在房间里,只是安安静静地抱在一起就觉得很满足。

    这趟旅程让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江遥其实有点儿依赖性人格,想到要和贺鸣分开就很是不舍,他的脑袋埋在贺鸣的颈窝里,嗅着对方的气息,期待着明天的太阳可以晚一点升起。

    他甚至希冀对方真的可以和他一起回家,但他也知道这不现实,毕竟贺鸣已经大半年没有见过母亲,更不可能放任唯一的亲人孤单地在家过年。

    十二点多,江遥就熬不住了,眼皮上下打架打个不停,却还喃喃道,“别让我睡着.....”

    贺鸣掌心轻轻搭着他的背,跟他额头抵在一起,低声说着话。

    轻柔的声音像是哄睡的安眠曲,江遥到底没能抵挡住困意,在贺鸣的怀里沉沉睡去。

    贺鸣垂眸凝视着熟睡中清秀的五官,像是意识到只要他松手这个人就会离他而去,双臂慢慢地收紧了,对方被他抱得喘不过气,不自觉地发出一声抗议的轻哼。

    他十指在温软的躯体上握了握,才眷眷地松开桎梏。

    贺鸣看似胜券在握,可在这段感情里,他比谁都害怕失去。

    他清楚江遥心里不止住了他一个人,也没有想象中的大度——是不是只要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江遥又会再一次奔向谢知谨?

    旅程能不能不要结束,让江遥再长久一点地只看着他一个人?

    可再如何留恋不舍,次日的朝阳仍会准时来临。

    江遥进入站口的时候一步三回头,青年站在金灿灿的阳光里,耀眼异常,但想到贺鸣还接了商场的几场展览活动无法回家,他的心就像被揉乱了的纸张,说不出的难受。

    江遥的位置靠窗,望着窗外不断穿梭的景色,不禁回忆起儿时和贺鸣点滴。

    和贺鸣成为好朋友后,江遥不止一次带过贺鸣回家。

    那时候贺鸣白白瘦瘦的一小个,校服松松垮垮穿在身上,总是绷着张小脸,显出几分倔强,漂亮得像朵弱不禁风却偏要迎风而立的小白花。

    江遥立誓要让小白花茁壮成长,不仅给贺鸣投喂牛奶和面包,更萌发了带贺鸣回家吃饭的想法。

    江父江母对江遥的管控十分严格,细致到江遥每交一个朋友都要汇报,但江遥本身性格内向,朋友少得可怜,极少有向父母介绍朋友的时刻,长到四年级,是他第一次带朋友回去见父母。

    贺鸣比他还要忐忑,跟着他身后小声地喊叔叔阿姨。

    贺鸣长得漂亮,性格又温和,加上家庭原因,实在惹人怜爱。

    江父江母得知贺鸣的遭遇纷纷表示惋惜,也就默许了江遥多次带人回家。

    虽然那会子江遥总是听母亲念叨诸如“贺鸣这么可怜成绩都不错,你更要珍惜自己的生活好好学习”此类的话,但看着贺鸣的脸蛋一天天莹润起来,这些听得耳朵起茧的话语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四年级下学期,贺母终于下定决心跟贺父离婚,贺鸣总是阴郁的小脸笑容逐渐多了起来。

    江遥也由衷为贺鸣高兴,他那时年纪还小,受周围的人影响,觉得没有爸爸的小孩儿很可怜,但想到贺鸣身上青青紫紫的伤,又觉得没有这个父亲对贺鸣而言反而是一件大喜事。

    可他没想到的是,贺鸣失去了父亲,他也失去了一个朋友。

    贺鸣跟母亲搬走的那天,江遥去送行。

    他望着贺鸣挤在大大小小的行李里,哽咽地跟贺鸣告别。

    贺鸣从后窗探出个脑袋,红着眼睛问他,“江遥,你会记得我吗?”

    江遥用力地点点头,“我会。”

    送走贺鸣当晚,江遥吃着晚饭,后知后觉啪嗒啪嗒地掉眼泪。

    他唯一的一个朋友走了,他又是孤零零一个人。

    江遥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可是生活仍要继续,他要竭力完成父母对他的期望,只是维持名列前茅的成绩,就得耗尽他很多心力。

    他从来都知道在父母眼里他不算一个聪明的小孩。

    从小到大在父母口中听得最多的言论就是谁家的孩子考了第几名,拿了什么奖,他不想让父母失望,就只能努力、更努力、加倍努力。

    久而久之,贺鸣这个童年玩伴也逐渐被繁重的压力挤到角落,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影子。

    直到在A大重遇贺鸣,那些深远的记忆才一点点鲜活起来。

    列车高速行驶,窗外的景色变化不停——

    江遥小时候没能做到自己的承诺,但他以后再也不可能忘记贺鸣了。

    他拿出手机给贺鸣发信息,简短的三个字,带着浓浓的情意,“想你啦。”

    真想带贺鸣一起走啊。

    像小时候那样带着贺鸣回家,把自认为最好吃的食物都塞给贺鸣,只是看着贺鸣